昇得源体育平台

四川话学习网
粤语学习 上海话 闽南语 客家话 潮汕话 四川话 重庆言子 湖南话 温州话 宁波话 海南话 福州话 普通话 藏语 其他
当前位置:网站昇得源体育平台>>四川话学习>>
四川话基础

四川话是一个模糊的概念,拥有多种含义。

1、由于成(cheng)(cheng)都(dou)及重(zhong)庆两大(da)城市在四川地(di)(di)区的地(di)(di)位和(he)对外的重(zhong)要影响,四川话通(tong)常指西南官话成(cheng)(cheng)渝片(pian),即(ji)成(cheng)(cheng)渝话,成(cheng)(cheng)都(dou)话和(he)重(zhong)庆话是(shi)其代(dai)表。

2、也可指(zhi)四川方(fang)言,即流行于(yu)四川及重庆境内的(de)方(fang)言的(de)总称。

四川话的特点

作为官话的一个分支,西南官话的内部一致性是很高的。作为西南官话的一部分,四川话内部的一致性也是很大的。同普通话相比较,在语音、词汇、语法方面也都
有很大程度的一致怀。尽管如此,作为地方方言,尤其是鉴于明末清初四川人口来源的复杂,至今仍有三十多个客方言岛、四十多个湘方言岛的情况下,四川话内
部,四川话与普通话,都表现出相当的差异性。

语音方面,以成都话为例,四川方言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表现在:①声母无卷舌音zh、ch、sh、r不卷舌;增加了舌面鼻浊音n、舌根鼻浊音;鼻音n和边音
l是一个鼻化的边音,听起来像二者的自由变读。②韵母中无后鼻音韵母eng、ing、ueng,无单音韵母e、-i,无合口呼韵母uo,增加了齐齿呼复韵
母iai、合呼复韵母ue、撮口呼复韵母ǖo。③声调调值无高升调。

就四川话内部来看,语音方面也表现出一些差异性。单就声调来看,就近三分之一的县市有独立的入声声调,有20个县市古入声不归阳平而归阴平或去声。但是,
这些地方(西昌、冕宁除外)的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四个声调的调值与成渝片这四个声调的调值相类,分别为高平调、中低降调、高降调、低升调或低降升调。
至于细微差别,各地颇有不少,限于篇幅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构词(ci)(ci)法方(fang)面,跟普通话对(dui)比,构词(ci)(ci)法上(shang)显(xian)著的不(bu)同是(shi)名词(ci)(ci)和(he)动词(ci)(ci)的重(zhong)叠(die)(die)式,即,名词(ci)(ci)能够重(zhong)叠(die)(die),动词(ci)(ci)一般不(bu)能重(zhong)叠(die)(die)。

1、名(ming)词(ci)的重叠(die)(die)。四川(chuan)话的单(dan)音节名(ming)词(ci)和(he)名(ming)词(ci)性语(yu)素大都能重叠(die)(die),且多(duo)数(shu)重叠(die)(die)式第二(er)字儿(er)(er)化(川(chuan)东比川(chuan)西多(duo))。重叠(die)(die)式表(biao)示小称。非重叠(die)(die)式有(you)单(dan)字单(dan)用、加"子"尾、加"儿(er)(er)"尾或儿(er)(er)化等几种方式。具体(ti)的词(ci)各(ge)地不尽相同。例如(ru):

草-草草 虫(chong)-虫(chong)虫(chong)儿(er)(er) 壶-壶壶儿(er)(er)

洞(dong)-洞(dong)洞(dong)儿(er) 人(ren)(ren)-人(ren)(ren)人(ren)(ren)儿(er) 嘴(zui)-嘴(zui)嘴(zui)儿(er)

某些动词性(xing)语(yu)素和形(xing)容词性(xing)语(yu)素也能重(zhong)叠,重(zhong)叠后(hou)构成(cheng)名词。例如:

沉沉(沉淀(dian)物) 抽抽儿(er)(抽屉)

皱皱(皱纹) 方方儿(er)(方形木块)

2、普通话(hua)有动(dong)词(ci)重(zhong)叠(die)式,重(zhong)叠(die)式的(de)动(dong)词(ci)大都有尝试的(de)含义。四川话(hua)动(dong)词(ci)一(yi)般不(bu)重(zhong)叠(die),动(dong)词(ci)加“一(yi)下”或(huo)“哈儿”表示尝试或(huo)短暂动(dong)作(zuo)。例如:

看一下 看下儿 看一哈(ha)哈(ha)儿

听一(yi)下 听下儿 听一(yi)哈哈儿

一些地区动词有“A-A”的格式,作(zuo)谓(wei)语、状语或补语。例如(ru):

他飞一飞的跑。

肚子(zi)痛得绞一绞的。

3、值得注意的是,四川话中形容词的生动形式相当丰富。虽然普通话也具有相同的构词方式,但四川话这类词远比普通话多,而且表意丰富,感情色彩浓烈,使用
频率高。这从川剧、方言作品和地方报刊上都可明显感觉到。在形容词词根的前后都可加单音节或多音节语缀构成这种生动形式,表达不同的状态或感情色彩。例
如,“火巴
”(软)前面加“溜”、“稀溜”、“捞”、“捞捞”,后面加“溜溜”、“捞捞”、“稀稀”等都表示很软,但程度却有细微的差别。这里A+bb的格式尤其值
得注意(A表示中心意思,一般能独立成词,bb是叠音后缀,表示某种状态或感情色彩):

①A多为(wei)形(xing)容词性(xing)语(yu)素,但也可以(yi)是动词性(xing)语(yu)素或名(ming)词性(xing)语(yu)素,组(zu)成的Abb格式都是形(xing)容词。例如:

红扯(che)扯(che) 黑黢(qu)黢(qu) 臭烘烘 慢梭(suo)梭(suo);

翻叉叉 吊甩甩 闪悠(you)悠(you) 垮(kua)筛筛;

风浩浩 心(xin)欠(qian)欠(qian) 猴抓抓 嘴(zui)刮刮。

②相当一(yi)部(bu)分Abb式(shi)形容词可变换为AbAb格式(shi),语意较(jiao)Abb式(shi)略(lve)轻(qing)。例(li)如(ru):

活甩(shuai)甩(shuai)/活甩(shuai)活甩(shuai) 扯稀稀/扯稀扯稀

蔫(nian)梭(suo)梭(suo)/蔫(nian)梭(suo)蔫(nian)梭(suo) 慢(man)吞(tun)吞(tun)/慢(man)吞(tun)慢(man)吞(tun)

③大部分Abb式是由A+bb构(gou)成(cheng),但(dan)有(you)些可以(yi)认为(wei)是Ab重(zhong)叠b而(er)构(gou)成(cheng)的,它同时存(cun)在Ab的重(zhong)叠式Aabb。例如:

光生(sheng)/光生(sheng)生(sheng)/光光生(sheng)生(sheng)

伸(shen)展(zhan)/伸(shen)展(zhan)展(zhan)/伸(shen)伸(shen)展(zhan)展(zhan)

死板/死板板/死死板板。

还有些Abb式没(mei)有与之相应的(de)Aabb式。例如:

密(mi)匝(za)(za)匝(za)(za)/密(mi)密(mi)匝(za)(za)匝(za)(za) 昏沉沉/昏昏沉沉。

④语(yu)(yu)素A的词(ci)汇意义很(hen)清(qing)楚,语(yu)(yu)素bb的词(ci)汇意义有些是清(qing)楚的,如(ru)“展(zhan)展(zhan)”、“甩甩”;有些则要同(tong)A组(zu)合之(zhi)后才显示出来,如(ru)“生(sheng)生(sheng)”、“筛筛”。什(shen)么bb与什(shen)么A组(zu)合是约定俗成的。

句法(fa)方(fang)面,四川话在(zai)句法(fa)上与(yu)普(pu)通(tong)话对比,显著(zhu)的不(bu)同是在(zai)补语(yu)的构(gou)成上。

1、能直接用在动词、形容(rong)词后面作程度补语(后带“了”)的词相(xiang)当丰富(fu),且富(fu)于(yu)表现(xian)力。例如(ru):

很:累很了/胖很了/看书看很了。

惨:喜欢惨了/安逸(yi)惨了/热惨了/方惨了/好惨了/坏惨了。

完(wan):对完(wan)了(le)(le)/好完(wan)了(le)(le)/体面(mian)完(wan)了(le)(le)/精灵(ling)完(wan)了(le)(le)。

2、动词后用“倒(dao)”、“起(qi)”、“倒(dao)起(qi)”作(zuo)补语,相当于普通话的(de)助词“着”或用“到(dao)”、“了”、“起(qi)来”等作(zuo)补语。例如(ru):

看(kan)倒(dao)看(kan)倒(dao)就睡着了。(着)

到处都买得倒这起布。(到)

管不倒那么多。(了)

坐起(qi)(qi)说不如站起(qi)(qi)干。(着)

赶紧睡倒!(下)

把裤脚挽(wan)起。(起来)

你坐倒起说嘛。(下)

你等倒起,我一哈(ha)儿就来。(着)

3、某些动词后加"得(de)"表(biao)示(shi)可以(yi)、可能(neng)、应(ying)该(gai)做某事,普通(tong)话(hua)往往用(yong)“能(neng)”(可以(yi)、应(ying)该(gai)+动词表(biao)示(shi)。例如:

这起菌子吃(chi)得。(可以(yi))

这(zhei)个小(xiao)娃儿刚满(man)一岁,就走得了(le)。(能(neng))

十二点了,睡得了。(应(ying)该)

四川话与普通话对比,在句(ju)法方面(mian),另一个显著的不同是(shi)语气词。例(li)如(ru):

得(de)嘛 用在陈述句(ju)末(mo),表示客观(guan)情况如此,有强调的意味。例(li)如:

我们是一(yi)家人得嘛(ma)。

他走(zou)了(le)得嘛。

哆 用在祈(qi)(qi)使句末或(huo)某些陈述(shu)句末,表祈(qi)(qi)使语气(qi)或(huo)委(wei)婉(wan)语气(qi)。例(li)如:

让我再看一眼哆(duo)。

哈 用(yong)在陈述句末,有(you)强(qiang)调和提(ti)醒(xing)对(dui)方的意味。又用(yong)在祈使句末,有(you)较(jiao)强(qiang)的请求意味。例如(ru):

这是你自己的说的哈。

这是(shi)你说的,我没得这个(ge)意思哈。

莫(mo)搞忘了哈。

做完了(le)再走(zou)哈(ha)。

嘛 有多种(zhong)用(yong)法。用(yong)在(zai)陈述句(ju)(ju)末(mo),表(biao)(biao)示事情显而易(yi)见或本应如此(ci)。用(yong)在(zai)祈使句(ju)(ju)末(mo),加强祈请语(yu)气(qi)。用(yong)在(zai)特指疑(yi)问句(ju)(ju)句(ju)(ju)末(mo),表(biao)(biao)示询(xun)问。例如:

这种(zhong)破烂大家都(dou)不要(yao)嘛。

这衣裳(shang)早就该(gai)洗了嘛。

快点(dian)吃嘛(ma)!

莫(mo)哭了嘛!

你要好多钱嘛?

嗦 用(yong)在非(fei)问(wen)句或反问(wen)句末,表示(shi)询(xun)问(wen)或增(zeng)强质问(wen)、不满的语气。例如(ru):

这是给我的嗦?

我说你几句你就烦了嗦?

你是死人嗦?

哟 用在疑问句或感叹(tan)句末,表示责问或不(bu)满等。例如:

你在搞(gao)些啥(sha)子哟?

他把我整得(de)好恼火哟!

在(zai) 用(yong)在(zai)陈述(shu)句末,常与(yu)"倒、起(qi)、倒起(qi)"等连用(yong),表示(shi)动作的进(jin)行或(huo)持续,有补(bu)足(zu)语(yu)气的作用(yong)。例如:

饭(fan)煮(zhu)起(qi)在/煮(zhu)起(qi)饭(fan)在。

位子(zi)他坐(zuo)倒在。

那屋子还空倒起在(zai)。

综上(shang)所(suo)述,四(si)川(chuan)话(hua)(hua)和普通(tong)话(hua)(hua)虽同属(shu)官(guan)话(hua)(hua),但作(zuo)为地方方言(yan),仍有不少自己(ji)的特点。上(shang)面仅是撮其大要(yao),至(zhi)于更细微(wei)的差异,则主要(yao)体现在(zai)词汇中。

课程选择: 1. 四川话基础(本页)  2.四川话方言词典  3.四川话版的情书  4.经典四川话
5.看卡通学四川话   6.学说四川话mp3